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发布日期:2024-06-09 08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19

第七章 Chapter07生日快乐

后面的剧情更加惊险刺激,左镇清理出尸体,发现四具还算完整,一具四肢被截了下来,胳膊已经就剩下骨头,大腿上还剩点儿余肉,留着牙齿咬过的痕迹。

他掰开另四具尸体的牙齿看了看,确定是这四个人咬的。

所以这井下的五个人,眼见着实在出不去,活活吃掉了其中的一个。

尸体抬上去,一个亲友哭倒在白骨旁,自称是死者的弟弟。

他哥哥李大在附近镇上的一个酒馆做二掌柜,七天前跟他说接了个活儿,回来能赚个二十两银子,好给他娶媳妇儿。

其他的四个人五官也烂得差不多了,几个亲友也是从衣饰上才辨认出来,一个是镇里的员外乔仲才,一个镖局走镖的范九,一个是县衙的师爷梁博贤,一个是马帮的马贼刀疤脸。

这五个人可以说互不相识,怎么会一起死到井下呢?

随即,左镇又听说外出打短工的刘二孩已经失踪多日,家里人四处都打听过,有人说往西边去了。

这镇子唯一和左镇的朋友有关联的地方,就是十三年前,湖广大灾,朝廷紧急调拨了二十万两银子,曾在这镇子周转,谁承想一夜之间,二十万库银变成砖头,左镇的朋友当时正是锦衣卫的都指挥使,亲自参与了调查。

但案子最终不了了之,左镇的朋友也因此被免了职。

程了正看得津津有味,手机却在包内响了起来,她摸出来一看,是言晓。

她赶紧悄悄挪到门口接了起来。

言晓的声音很急:“你快过来吧,公司的服务器遭到了攻击,网站现在瘫痪了。”

回到座位上,程了低声跟盛景初道歉:“公司有事,我得先走了。”

盛景初随她一起离开:“我开车送你,应该能快一点儿。”

盛景初开的是他那辆现代,上次的法拉利跑车只有两个门,程了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副驾驶,现代是前后座,程了去拉驾驶位后面的车门。

盛景初示意她坐到副驾驶:“你可以坐在这里。”

程了有些不明白:“你不是说这个位置最安全吗?”

“那是因为开车的不是我。”

见程了还是有些糊涂,他接着解释了一句:“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会本能地趋利避害,但我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
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里并没有多少温情,好像不过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,而且用词也很慎重,“尽量”而不是“肯定”。

但程了知道,哪怕在电火石光的一瞬,本能战胜情感的一刹那,他也会记着这个约定,尽最大的可能确保她的安全。

她抽抽鼻子:“你对别人也这么好吗?”

他摇头:“不是。”

程了的心跳加速,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?”

他这样解释:“因为我们是朋友。”

程了舒了口气,又觉得自己刚刚实在有些自作多情。

她掩饰着念叨了一句:“系统瘫痪了叫我们过去也没用啊,这不应该由程序员来吗?”她的脑袋里还想着电影的情节,心里痒得难受,“不知道谁是凶手。”

“井下死的五个人里,有一个是后丢到井里的。这几个人看似毫无关联,其实和十三年前的赈灾银失窃案有关,凶手先威胁住了员外乔仲才,使乔仲才诱使那四个人下井,并将这四个人活活饿死。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,乔仲才杀死了刘二孩,把刘二孩换了自己的装束丢到了井下。

“左镇的朋友在当年调查赈灾银案时做了亏心事,里面或许牵扯了什么人,被他瞒了下来。至于凶手,义庄的更夫算一个,与左镇暧昧的酒馆老板娘算一个,县衙的捕快算一个,或许还有在酒馆说书的盲先生。”

程了呆滞了半秒:“你看过?”

“没看过。”

赶上一个红灯,盛景初停下车。

“如果编剧没有刻意反转,应该就是这么个情节。你注没注意到,28分32秒,左镇去见乔夫人的时候,曾经给过乔夫人一个挑选首饰的特写,丈夫离家失踪七天有余,妻子还有兴致挑选首饰,不是知道内情,就是在外有了奸情。奸情杀夫就落了俗套,也不符合这个剧的大背景。”

好像是有这么个特写……

程意上周就看过了这部电影,程了有心想问问程意,因为实在太清楚她的为人,故意给她发微信:

“我晚上要和朋友看《杀局》,你帮我跟奶奶说一声,不用给我留饭了。”

程意的回复很迅速:

“凶手是酒馆老板娘、义庄的打更老头、县衙的捕快,还有酒馆那个瞎眼的说书先生。别谢我,因为我叫雷锋。”

程了看了看身侧的盛景初:“我现在特别想夸你一句。”

盛景初失笑:“还是笑起来很好看?”

“这回绝不像上次那么肤浅,”程了想了想,一时间又找不到适当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膜拜之情,只好咂咂嘴,“你妈妈怀你的时候,是不是吃了特别多的核桃?”

不都说核桃补脑,要不他怎么这么聪明。

言晓又打了电话过来。

“你在哪儿呢?快点儿过来吧,组长发了好大的脾气。”

组长发脾气?这事儿和自己有关?程了摸了摸脑门儿,感觉自己好像要倒霉了。

上了16楼,程了才从言晓嘴里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程了制作的曹熹和特辑,被曹熹和的粉丝看到并转发了,点击量瞬间飙升。曹熹和与日本顶级棋手加藤清正的关系不太好,有个加藤清正的粉丝正好在中国留学,他在网上看到了这个视频,一个不高兴,就顺道把播视频的网站给黑了。

被黑的这个时段,秀时代正在独家直播戛纳电影节的红毯环节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虽然技术部已经紧急修复成功,但是损失已经造成了,秀时代花了几百万买下的独家转播权,这一次网站事故,钱全部打了水漂,还要赔偿广告商的损失。

程了的责任就是“私自”上传了曹熹和的特辑。

当天程了曾经向组长汇报过,组长虽然没答应给宣传,但默认了可以上传。

这件事情现在已经说不清楚了,组长矢口否认,出门的时候还阴森森地瞪了程了一眼,威胁她:“你最好不要瞎说话,懂吗?”

按照公司的流程,请示汇报都要发邮件,并且抄送部门负责人,但是小组内的事情大家默认了口头汇报即可,毕竟一天的工作那么多,一项一项都发邮件过去,不定什么时候能收到回复。

先不说这个视频本身没有问题,谁又能想到视频会引发日本棋迷的不满,网站被黑,程了也没办法控制。

她一个小小的实习员工,论资历没有,论人脉为零,公司的处理意见没下来,但大家都很同情地看着程了,一致认定这个锅,她背定了。

程了的心情简直糟透了。

她早就察觉出了组长不太喜欢自己,但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候还下手坑了她一把。

真是在天愿作比翼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

程了一路头重脚轻地出了公司的大门,因为是周末,商务楼下面没什么人,阳光白惨惨地落在地面上,热浪一阵又一阵拍在她的脸上。她抬起手揉了揉眼睛,忽然发现盛景初的车还停在外面。

她走过去,敲了敲车窗。

“你还没走吗?”

盛景初收起手上的书:“在等你。”

她开车门坐上去,冷气很足,让她稍稍冷静了一些。

盛景初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遇到了麻烦,但没有追问,人的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,恐怕连倾诉的欲望都没有,他应该给她一个安静的空间。

坐了好一会儿,程了才长长叹了口气。

“公司给我的锅,估计已经在路上了,我现在得老老实实地趴着,好让锅能严严实实地扣上。”

这句话说完,她又狠狠发了一顿牢骚。

末了,她叹了口气:“说到底,我也有错,如果这件事有邮件存证就好办了。”

她刚出社会,还没感受到职场拼杀带来的荣耀与快感,就被复杂的人际关系搞得头破血流。

越想越沮丧,她问盛景初:“你看我适不适合做家庭主妇?我要不赶紧结婚算了,结婚之后做一个快乐的家庭主妇。每天买买菜,做做饭,等老公要下班了,守在门口等着他回来,然后跟他一起吃晚饭,再撒撒娇。”

这是盛景初从来没有想过的生活,他习惯了一个人,即使助理小齐在的时候,也尽可能地保持安静。

他讨厌嘈杂、混乱,所以很少去人多的场合,曹熹和说他有很多病态的习惯,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得了,他想也是,所以尽量把别人排除在自己的生活之外。

然而此刻,他忽然想,原来普通人的生活是这样,下班回来和妻子一起吃晚饭,两人出门散步,聊一聊这一天工作时发生的趣事,规划一下未来,看着时间就这么一点儿一点儿过去,相濡以沫,携手到老。

其实这样,也挺好。

程了不过一说,很快推翻了自己的想法:“不行,不行,我还想获普利策新闻奖呢。人生不能这样耽于安逸没有追求。”

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:“好了,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,咱俩吃饭去吧!”

她其实早计划了要请盛景初吃饭,他请她看电影,她理应请饭的。

她扭头问他:“你想吃什么吗?”

他答:“宋嫂鱼羹。”

宋嫂鱼羹是杭州菜,江城很难有做得地道的饭馆。

程了有点儿为难:“这边做的恐怕不太好吃。”

盛景初看向她:“我记得你答应过我,要做给我吃的。”

程了之前确实做过,但做好后没拿给他吃。

她看了下时间,有点儿为难:“可是这个时候我家老爹的饭馆正忙,没有地方做啊。”

盛景初告诉她:“我家。”

盛景初住在城外,开发商最早想做一个文创园,建到一半资金链断了,另一个开发商接手,就做成了一个私家住宅区。

建筑中还留有当初设计的痕迹,墙上布满了彩绘,有些超现实主义的美感,房子与房子隔得比较远,每一块区域都由房主自己规划,文雅的种了花草,务实的种了蔬菜。

只有盛景初家的花园比较特殊,空空荡荡,寸草不生。

程了看着可惜,帮他设计。

“这里开一片菜地,种西红柿、豆角、茄子、辣椒、南瓜。外围可以种一圈向日葵,这样秋天就可以炒瓜子吃了。

“这一片种些月季玫瑰,保证房间内每天都有鲜花可以换,还可以种一些茶树与梅树,冬天也有花可赏。

“这一片就种苏子,拿酱油拌着吃可香了。这里种地环,用糖和醋腌着吃。这里种土豆,土豆花其实也蛮漂亮。窗下种一些艾蒿,不招蚊子。”

不过几分钟,她就给盛景初勾画了一个蓝图。

她的脑子里总有些稀奇古怪又充满了诱惑力的东西,兴致勃勃地转了一圈儿,眼睛亮晶晶的:“我帮你种地吧!”

盛景初告诉她:“我本来想铺上地砖的。”

程了有些迷糊:“铺地砖干什么?要建什么吗?”

“不是为了建什么,就是……”顿了顿,他继续说道,“一下雨,花园里就会出现很多蚯蚓。天热起来,蚯蚓就被晒死了,看着有些可怜。”

程了“噗”的一下笑出来:“你铺了地砖,它也会从别的地方钻出来,然后在别的地方晒死的。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山西市新时为智能科技有限公司,关注小编为你持续推荐!



  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山西市新时为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